第4章 可能再也醒不過來

發布時間:2018-08-02 10:49:48|字數:2119

陸北凜的呼叫聲,吸引了一大波醫護人員,護士推著病床趕忙跑過來,示意他趕緊的速度將人放上來,又馬不停蹄的推著病床往搶救室里一路狂奔。

“讓讓,趕緊讓讓。手術室嗎手術室嗎,趕緊準備一下,一臺手術需要立馬開始。”

顧笙笑被成功的推進了搶救室,一個護士擋在了陸北凜的身前,語氣清冷的,不加一絲情感的直言道。

“先生請留步,搶救室里是不能進外人的。”

聞言,陸北凜嘶吼大叫:“我不是外人,我是她丈夫,原本我們今天要結婚的!我要進去陪她!”對啊,原本今天應該是他和她的婚禮的。

只可惜……現在他什么也顧不了了,他清楚的知道失去誰才會讓他更加痛徹心扉,他不喜歡這種感覺。

就好像心底堵著一口血,上也上不來,下也下不去,“噗…”如他所愿,氣急攻心急出了一口鮮血。

“先生先生,你沒事吧,我看你狀態也不好。去門診掛個號,也檢查檢查吧。這邊一時半會兒也是出不來的。”

“不用了,我要一直陪在她身邊,我不會再那么愚鈍的放手了。”陸北凜搖了搖頭,到現在他才知道原來一直以來不是只有他活在痛苦里,躺在里面的人才是最難熬的人。

一旁靠著墻壁站著的周昱美看著,涼薄的小唇死死的抿緊,她不愿意承認這一幕顧笙笑好像是勝利的。她開心不起來,顧笙笑等他的回心轉意,真的實在是太久了;結果最后還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岌岌可危的躺在了搶救室里。

哪怕只要有一點對于顧笙笑不好的結果,周昱美這輩子都不會原諒陸北凜;她都快恨死了,如果殺人不犯法,她可能現在就會沖動的控制不了殺了他。

想到這里,周昱美一臉鐵石心腸的走到了男人面前,“啪!”一個響亮的巴掌,狠狠地甩在了陸北凜的臉上。

“你滾吧!這里不需要你來假惺惺。”

陸北凜的頭被打到側向一邊,他沒有說話,也沒有退步。

……

歷經八個小時候,搶救室的紅燈突然就熄滅了,原本站在手術室門口不遠處位置來回踱步的陸北凜想都沒想就沖上前,看著從里面被推出來的顧笙笑,蒼白的小臉上毫無生氣可言,如果不是身邊的一個小護士的話,他可能以為就這樣要永遠的失去她了。

“先生麻煩你讓一下,病人還需要轉去重癥監護室里觀察,麻煩你不要擋在前面。”

聞言,周昱美狠心的將人一把拉開,視線緊跟不移的跟在推床后面走著,壓根就沒有去理會身后的男人在干什么;此刻她只想一步都不離開她的笑笑。

看著隨后出來的醫生,陸北凜大步流星的走上前,語氣懇求般的詢問狀況“醫生怎么樣,為什么我的妻子還要去重癥監護室?她的情況很嚴重嗎?”

聞言,醫生摘下了自己的手術帽,臉部的神色晦澀難明的看向陸北凜,看不懂此刻他在想什么,語氣干凈直白的反問了一句:“你是她的先生?”

“嗯,我是他的先生。”

“不好意思,我們已經盡最大的能力抱住你妻子的生命,只不過……”醫生欲言又止的態度將陸北凜的一個心忽的吊了起來,難受的不得了“你的妻子可能沒有辦法在清醒過來了,腦部受到了很嚴重的重創,身上更是多處骨折,很可能以后都只能在昏迷中度過了。”

“這個是她要我轉交給您的。”

“你是說我的笑笑變成植物人了?可能從此以后都再也不會清醒過來了?不!這怎么可能!我不接受,絕對不接受!”陸北凜接過了手中的東西,完全不能接受醫生的這番說詞,瘋了一般的掀開了眼前的醫生,難以承受的嘶吼著:“怎么可能!我的笑笑那么的堅強,那么的愛我,怎么可能說不醒來就不醒來;她可是寧愿放棄在自己都不會放棄我的;怎么會不起來看我。怎么會……你肯定是騙我的,故意聯合她一起來開我玩笑的!”

說著說著,陸北凜一個8尺男兒居然跪坐在了地上,淚珠就像是斷了線的珠子,不停地往下落,越滾越多。

只是這么一瞬間,他像是蒼老了好幾十歲,走路的步伐都變得顫巍、沉重。

來到ICU的門口,陸北凜看著緊緊依依巴望著里面的周昱美,忽然有那么一瞬間的退弱,他竟然有那么一點不敢靠近。

不敢看里面的小人兒有多么的脆弱,多么痛;更不敢告訴眼前這個瘦弱的女人,他已經摧毀一個女孩了,不能連帶她的好閨蜜也摧毀。

“昱美…”

“你不要叫我!我沒有你這么一個狠心的朋友,就是因為你這個負心漢,笑笑才會這么痛苦的躺在里面,不能自我。就是你!”周昱美激動著大喊著,頭一回也不回的深深注視著里面,只要她還可以看見她;目光所及之所還會有她的存在就好了。

她知道里面的人傷的有多重,剛剛的她已經聽到了差不多的意思,她的笑笑很有可能這一輩子都醒不過來了。

她該要怎么繼續生活,伯父伯母知道了該要怎么生活,她該要如何是好。

想著想著,眼淚就不自覺地掉落了下來,滾燙滾燙的淚水燙傷著她潔白的肌膚;肩膀一抽一抽的聳動著,周昱美負氣的抹著眼淚。

陸北凜見狀,剛想靠近道歉,就聽到了一個男人磁厚的嗓音。

“小美!”

尹捷睿目光一掃就看到了正無助的趴在ICU窗邊的周昱美,腳步快速走過,幾步就走到了女人的旁邊,大手緊緊的將女人環進了自己的懷里。

語氣輕柔平靜的安撫著:“小美放心,你的顧笙笑可不是那么好打敗的,她堅強著;你要想想這么多年,什么事都是她一個人淌過來的,她不會這么輕易被打倒的。”

聞言,周昱美的一顆心更痛了,她心疼的轉過身,將頭深深的邁進了尹捷睿的懷里,抽泣著;沒增加一滴眼淚,就多一分對陸北凜的恨意。

南曰辛說:

咦,有寶寶么

     

手機同步首發廢材逆襲小說《十年陸北情笙》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4520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4520/832971 閱讀此章節;

广东快乐十分最牛快开奖 梦幻西游符石赚钱贴吧 北京11选五开奖结 c罗总进球数至今 永恒娱乐网址 官方手机彩票投注站 赚钱宝怎么设置端口转发 软件赚钱多少 打鱼机技巧和赢钱秘诀 我要下载真人捕鱼游戏 单机大众麻将赢话费 888手机棋牌中心下载 玖富彩票苹果 自助餐日营业多少算赚钱 博猫娱乐游戏 辽宁快乐12选5走势图表 七乐彩走势图体坛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