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一定要等我回來

發布時間:2018-08-04 08:00:00|字數:2164

旁盛滿水的玻璃水壺。

“我來吧!”

陸北凜的聲音驀地從后面傳出來,不禁嚇的顧笙笑手一抖,轉過頭,顧笙笑神情不自然的笑了笑,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退回到了病床上。

“那個...麻煩你了。”

顧笙笑伸手接過水杯,語氣輕聲的回應了一句。即便是在周昱美哪里得到了很多關于他們的訊息,不記得就是不記;難免還是會有一點生疏與尷尬。

陸北凜盡管心底有些心酸,但是表面上看上去還是一臉溫潤,嘴角邊始終掛著顧笙笑睜眼之后,露出的第一抹淺笑;那種感覺就好似只要是她,不管做出多么過分的事情,他陸北凜都可以無條件的包容,無條件的縱容。

看了顧笙笑一眼,陸北凜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去,他知道此刻她對自己還是一種很陌生的態度,反正余生那么長;他一點都不著急,只要在身邊就好了。

其實她也沒有那么口渴,只不過是剛剛那一剎那嘴唇太干,感覺很是不舒服罷了;顧笙笑默默的端著透明的玻璃水杯放在唇邊,目光毫不避諱的盯視著對面沉默的男人。

她就是覺得很好奇,在周昱美的口里述說出來的自己和他,真的有那么多、那么多美好的事情嗎?以至于她可以那么斷定的告訴自己,如果是自己假意為之的話,一定會很后悔。

顧笙笑的目光是在是太過于灼熱,以致于原本想裝作不知道陸北凜最后是完全沒辦法忽視,他語氣尷尬無比的輕咳了一聲“咳。”目光躲閃的瞟了對面床上的人。

可是奈何床上的人好像壓根就看不出此刻的尷尬,還是一臉意猶未盡的直直盯著自己打量;“咳咳……”陸北凜又放大聲音咳了一下,臉上的表情看起來都有些不自然的尷尬起來。

顧笙笑任舊一臉不明所以,目光從未從陸北凜的身上移開過;都快像是被黏上了502一般,陸北凜覺得又好笑又無奈,有那么一種錯覺;這種視線怕是以后一輩子都甩不掉了。

雖然也沒有覺得這樣有多么的不好,但如果是曾經那種熟悉的目光就更好不過了。

“笑笑,時間不早了,你要休息了。”

“嗯?哦!”

最終,陸北凜還是沒有忍住站起身,開口打破了顧笙笑細細琢磨的目光。

聽到男人的聲音之后,顧笙笑就像是一個被定住的機器人一般,后知后覺的砸吧砸吧嘴,乖巧的點了點頭。

在陸北凜的照顧下,顧笙笑安然睡下。

這一夜,顧笙笑異常好眠,夢里也再也沒有出現那種可怕的場景;只可惜了陸北凜,一個人默默的注視著床上睡容恬靜的顧笙笑,安然傷神。

時間總是在人們不經意之間流逝,自從陸北凜照顧顧笙笑入睡之后,第二天一大早醒來就不在見到他的身影;原本還以為他只是去準備早餐了,可是左盼右盼,盼來的卻是周昱美一張臉色并不是很好的臉。

“小美,”

顧笙笑習慣性的喚了她一聲,不知不覺她就要出院了,但是那個第一眼出現在自己生命里的男人卻再也沒有露過臉了。

聞言,周昱美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順帶把手中的衣服也放在床的一邊;抬頭,一臉等待她后續的表情,目光一瞬不瞬的望著她。

見狀,顧笙笑移動了脖子,忽然有那么一瞬間不知道該如何開口說。

片刻,顧笙笑支支吾吾的開口,語氣甚至輕到讓人聽不見她在說什么。

“這么久了,他應該不會來了吧…”

此話一出,聽者沉默了;半響,顧笙笑緩緩轉過頭,此刻她也不知道自己該有怎樣的表情;但她知道周昱美已經聽見了自己的疑問,并且以保持緘默的方式回答了自己。

好吧,她承認。

她開始對這個只出現在自己醒來后不到24小時的男人,延伸出思念之情了。

兩人都沉默著沒有說話,顧笙笑從床上下來,轉身,默默的埋頭整理著床頭,順便借此看看有沒有自己落下的東西;卻不想在翻開枕頭之后,還真的看見了一封淺藍色的信封,興許是很早就準備好的,信紙已經被弄得有些鄒鄒巴巴的了。

顧笙笑一邊拆著信封,一邊默默的坐回到了原位;起初還在專注手上動作的周昱美沒有多想,可是,不想沒出一秒;就隱隱聽到了“吧嗒”眼淚掉落在信紙上輕細的滴答聲。

抬眸,周昱美就看見一臉傷心的顧笙笑,正目不斜視的盯著手中薄薄的信紙。

“你怎么了?!”

周昱美忍不住皺眉,一臉不悅的伸手拿過了那張沾著淚水的信紙,上面只有短短的幾個字‘對不起,請一定要等我回來。’

周昱美完全不能理解這簡短的幾個字,哪來的那么大的魅力;以至于可以掉眼淚。看著顧笙笑抽抽搭搭,一臉可憐兮兮的模樣,心底不禁有些厭煩;還沒有開口就聽到了顧笙笑的聲音。

“小美,我不想走了。”

“不行!絕對不行!”

兩人的聲音幾乎是同一時間落音了,看著周昱美一臉堅決到毫無扭轉余地的表情,內心就像是被砸進去了一個巨沉的大石頭,很響卻蕩不起任何的回應;留下了一片可怕的死靜。

“可是…”

看著顧笙笑一臉欲言又止的為難,周昱美很是生氣,氣的東西都不要收拾了,走上前拽住她的手;語氣堅定到不容拒絕“沒有什么可是了,是他自己不要這一次機會的,恰好你也不記得他了;走吧,伯父伯母都已經很久很久沒有見過你了。難道你都一點都不想她們嗎?”

聞言,周昱美如果要是不說的話,顧笙笑還差點真的忘記自己還有父母在家等自己了,鼻頭有些酸酸的;因為知道自己忘記了很多事,她也已經記不得自己到底有多久沒有見過老爸老媽了。

顧笙笑努了努嘴,還想要說些什么;可終究還是忍住了自己想要留下的念頭;順從的點了點頭。

離開醫院之后,顧笙笑被周昱美帶回來咖啡館,早已等到里面的尹捷睿一看到兩人風塵仆仆的拖著行李走進來,就趕緊迎著面,步伐有條不紊的走了過去。

     

手機同步首發廢材逆襲小說《十年陸北情笙》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4520 閱讀本書;

使用手機訪問 http://m.zhizihuan.com/book/4520/833439 閱讀此章節;

广东快乐十分最牛快开奖 福伦丹VS特尔斯达分析 华为彩票群 黑龙江快乐十分走势图号码分布最近 云南十一选五前三任五走势图 双色球红球空档什么意思 山西11选5推荐号 北京十一选五玩法 黑龙江11选5的技巧 2018老版本欢乐捕鱼人 鸿彩网安卓 ewin棋牌官网安卓手机 鸿彩网苹果 搬砖dnf哪里最赚钱20158月 最赚钱阅读app下载 金砖彩票群 青海快三今日开奖结果查询